偶爾到了極限就有一股毀滅一切的衝動

你曾說我這樣的性格終將自毀
而慶幸的是我還有僅存的理智 
極端也沒什麼不好
即使到了現在我依然樂意接受你將這詞彙套用在我身上

傷人
或是被傷
我已經不願意再去想個透徹

還記得當初那個以「終其一生」開頭的遊戲嗎
說不定我的悲劇早在那時註定了
烏鴉嘴阿婉:)





最後是,親愛的你和妳
我明白我們之間出了些問題
可是原諒我已沒有多餘的心力去排解
結局交給你們決定
如果是這樣
那我也只會這樣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ME 的頭像
KAME

15*24 四巷二號

KA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