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有些什麼無法暢快吐出,卻也嚥不下去。


還擱置在心扉上,是我即便選擇說謊也不願流淚的,
遮著眼欺騙自己並沒有錯。
搖擺不定最後跌傷的缺口竟也在另一人身上。
填補了一次又一次,卻在傾吐與否的牆塔下碎裂。



於是傷人利刃也祇在唇齒之間。




我總是有些什麼無法暢快吐出,卻也壓不下心底的。


拎著退色記憶,我一路尋找原先的鮮豔,迂迴曲折間卻拐入了斑駁血跡。
原來再努力去牢牢記住,有時候也祇是枉然。


我的回憶只剩下殘破不堪的形體,和那些早已腐壞的本質。



而我總是吐不出淚水成分,卻也忍不住哽咽。


    全站熱搜

    KA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