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深藍色浴缸
旋開蓮蓬頭開關
冰冷浴水攪和著淚水
我想。

當浴缸儲滿冰水
裡面的身軀無法呼吸
生命總是這麼簡單就能結束

我想。

視線穿過水面看見波動的天花板
也許天堂就是這麼沉默的地方
即使哀傷。它仍然不許你出聲

我想。也許天堂就是這麼靜默的地方


 

自私或受傷,全是因為我選擇傲慢或軟弱。
遍體鱗傷的人到底選擇了傲慢,卻顯得可笑

我想。

於是我坐在深藍色浴缸裡 想著。

 

 

    全站熱搜

    KA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