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幾乎不說謊。

從小的生長環境應該會讓她有副八面玲瓏、把謊話說得維妙維肖的個性。
但她卻不喜歡說謊,或者說,她不願意多表達關於自己的想法任何一字。

只要不開口,就沒有誠實或者謊言。

七歲那年,或者更加稚齡,吃了父親接連了好幾下的藤條,終於因疼痛而被迫鬆口,承認一件並不屬於自己的犯行。
一個看似誠實的謊言,從此扎實地種在腦海裡。

她幾乎不說謊的,卻背著一個又一個的謊。
只要是不想說、不願意承認的,她都選擇安靜,嘴巴緊閉,任由發問者天馬行空。
對於誤解,她從不解釋。對於偏離真實的,她也不給予是與否的解答。
於是,那些她從未在她口中造就的謊言,一個接著一個攀附於身後。
然而儘管這些謊言並不由她孕育而成,她卻細心維護且灌養這些謊言。
說到底,她對於從未附著在她聲線上卻始終關於著她的謊話是樂見的。
她不必開口就能有這麼多謊包裹著她想掩埋的。

只要安靜、微笑、不給予答案,最完美的謊,就由著他人填補謊言必有的漏洞,也由著他人添上謊言缺乏的真實性。


謊言終將反噬嗎?
她是明白的。
偶爾,也會有龐大到令她無法荷重的謊言。
但是只要她逃開,或許心碎,但是只要逃開,建造新的謊言,就能繼續掩埋她所不願暴露的,包含心碎的缺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ME 的頭像
KAME

15*24 四巷二號

KA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