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不經意的翻開藏在最深處的片段
再次聽到這首歌,想起在冰陪伴下崩潰大哭的那晚
恍惚間那些痛徹心扉好像還是昨天的事

很痛,卻也無能為力



離開台灣的那個星期
給冰的明信片上寫了最多
關於我的痛,關於對冰的感謝
對於我這樣的陌生人
卻陪著我一次一次的反覆著我解不開的那些糾結

而最後寫下的,關於我的逃避
我想,或許依舊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ME 的頭像
KAME

15*24 四巷二號

KA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