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我走得夠遠
旅程的最初目的也是散心
然而看見熟悉場景卻仍舊疼痛難耐

也許是時間太短
離開只是一種形式而心卻在原地的話
我永遠也
無法


七天裡
想你的次數的確少了很多
但內心的劇痛卻沒有相對減少


我不懂,真的不懂
這麼久了
真的,很長一段日子了
為什麼
痛苦沒有減少一絲一毫








會笑是因為我必須快樂
也是真的快樂

也因為懂得快樂
剩下的痛苦我無法再對誰述說
於是
累積下來的
那些無法再對誰大哭說著好痛的

全都在獨處時刻吞噬我









偶爾還是心存幻想
於是得不斷提醒自己
重複著你當時如此堅決的那句話

即使總被自己逼的痛到哭出來

還是得告訴自己



不 可 能 了






後來我才發現自己另一個優點
就是我很會忍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ME 的頭像
KAME

15*24 四巷二號

KA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