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後不斷loop
然後想起妳曾說我身上有種無可救藥的寂寞

我想大多時候我是享受於這種狀態吧





最近常有一種無處可躲的感覺

當你需要對別人有交待時
就必須大量的面對自己

而要面對的部份偏偏觸及了底線




如果
只需要快樂的話
何嘗不可呢

我想我能做的很好







地雷炸掉之前都是無聲無息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ME 的頭像
KAME

15*24 四巷二號

KA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