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是個很容易覺得厭膩的人,
所以對於一轉眼就過了五年的自己感到頗吃驚。
還記得在那個小花說沒滑鼠滾輪無法放大看表情的午後我說了些什麼,
而現在的自己是對於那樣的曾經嗤之以鼻。

即便身為一個看似有點重要的中心人物,
我也從未讓自己的單一重心擺在這,
因為我知道總有一天會受傷。

不是聰明,而是膽小的遮起眼睛罷了。



有些話我無法擺明了說,其實甚至是很矯情,
但我仍然覺得,有些東西自己去承受就好。
選擇不發言,是因為我明白語言的渲染力,
也不喜歡將情緒加諸在其他人身上。
或許很多人覺得自作多情了,
但是我可以為了那百分之一的可能做盡所有保護措施。


我有很多想保護的人事物,我甚至可以將這些擺在自己前面,
所以,我也只能消極的選擇遮起眼睛,
如果自己少受點傷,我就可以保護更多人。



現在的一切起因也只是和咖哩的一句玩笑話,
卻不知不覺的認真了起來,
當然這中間還是有非常多人的幫忙才能夠成就現在,
對於這些我總是感謝在心。
只是因為自己也曾經歷過,所以不管是一開始的玩笑、或是到現在的努力,
我都明白這不會有句點,最糟的就是逗點後只剩空白。
然而我還是願意去守這些,也願意當最後那個劃上逗點的人。





說到底我也只是那個被加諸情緒的北七而已,
看到某些東西覺得不開心卻也沒辦法說狠話。
當個三不猿對自己才是最好的吧?


踩到自己地雷的自己還真的是個北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ME 的頭像
KAME

15*24 四巷二號

KA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